盡沙沉浪洗

核心提示: 不許靠近大海 這是島民多年的共識 但地產商與投資者總是 明顯偏離——應該承認 一座島的每一段歷史 都有或大或小的海嘯 像高聳的危牆,也像鯨羣 不許靠近大海 也是多年之前母親的叮囑 如今 記憶像用舊的刀 越來越鈍——我們忘了風 忘了被捲入海底的村莊與歲月 忘了每次颱風之後的痛 忘了岸邊的枯草 大海,亦如蓮花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在大霧瀰漫的清晨 太陽會被波濤慢慢托起 在時間的景深裏 硨磲緩慢而安閒 兩隻呆萌的藍腳鰹 在帆之上,掛着一場期待 一個

微信圖片_20201013194634


 

盡沙沉浪洗

 

不許靠近大海

這是島民多年的共識

但地產商與投資者總是

明顯偏離——應該承認

一座島的每一段歷史

都有或大或小的海嘯

 

像高聳的危牆,也像鯨羣

不許靠近大海

也是多年之前母親的叮囑

如今

記憶像用舊的刀

越來越鈍——我們忘了風

 

忘了被捲入海底的村莊與歲月

忘了每次颱風之後的痛

忘了岸邊的枯草

大海,亦如蓮花

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

在大霧瀰漫的清晨

 

太陽會被波濤慢慢托起

在時間的景深裏

硨磲緩慢而安閒

兩隻呆萌的藍腳鰹

在帆之上,掛着一場期待

一個夢總被另一個夢吞噬

 

(攝影/詩歌:吳再)